好文阅读网 - 情感·励志·哲理·好文章阅读,为生活加油 给自己打气!

失色年味

我哥属龙,今年他也要做爸爸了,我打心底里为他高兴,也为我奶奶高兴,因为她就要升级了,升级为太婆了。每每谈及此事,她都会眉开眼笑,幸福的样子羡煞旁人。而且我家将有两位属龙的周家后代。   先说说眼前的吧!今天大年初一起床是逼迫的,当作春哥的声音响起时,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拜年已经到来了,可因为回家至今没有睡过饱觉的想法,让我的躯体继续潜伏在厚厚的被子下,直到奶奶亲自进来叫,我才不得不起床迎客。我想我必须得在这里记录下周正峰,他现在在梅县的什么附属医院当医生,当他平平淡淡的说出的时候,我很高兴,为他高兴也是为他家人高兴。我还加了他的QQ号,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上网。还得知了威威在东莞大朗的镇医院上班。当时我吃惊了,原来我离威威的距离只是一个小时左右。当时我就闪过想抽空去看看他。我为什么会说久未谋面而且感情生疏的两兄弟呢?那是因为在前天,我去老家那边贴对联的时候,我得知周佰峰在家,就想去看看在我小时候让我去她家看电视,让我奶奶打她家电话的好嫂子。她是一位好人,也是一位勤快的妻子,并且还是一位善良的母亲。记得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穷,没有电话,爸妈也才出门做生意没多久,每次家里有事和爸妈打电话回家都要麻烦到嫂子。所以我一直很记得她的好。她那房屋还是我小时候在的时候那样,只是已经打扫的很干净,因为是老房子的缘故,看上去会让人觉得很肮脏,可如果你知道从前那房子的样子,我想你也会赞同我的想法的。才刚走进去,就听到嫂子的声音了,我再往里走,我大声喊了句嫂子,她从厨房里出来了,原来她是在讲电话,还一边煮浆糊。她的声音没有变,可能是因为多年没见的缘故,感觉她瘦了,也矮了。几句寒暄之后,她说要出去买东西,而已经长的很高的周佰峰也开始贴对联。这样我就有机会上去很多年没有上去过的二楼。我抬起头:哥哥每次走在前头,跑步上去,找正峰和威威两兄弟玩。在那里我们四个人度过了很多儿童时期的快乐时光,而这段记忆已经很久没有被我上映了。越是上一台阶,记忆也是清晰。兽棋,不知道现在又有多少人知道,或许除了我之外其余三人也早已忘记。可我一直记得老鼠可以干掉大象,有豹子和老虎,上面的狗刻成了犬。当我上去看到狭窄的二楼时,我真的怀疑自己的记忆错误了,因为,在小时候我可以在这里奔跑翱翔,可如今的狭小,只够让我走两步。我很想进去已经打开房门的那间房间,可那里面的陈设早已不再是小时候的那样,因此我止步了。我帮佰峰贴对联之际,不经意的转身,在门后面我看到了一幅图,如获至宝,欢呼雀跃起来。上面没有日期表示。可有人名和几个大字,西班牙国家足球队。我知道,这肯定是在很久之前,正峰他们两兄弟还在这里住的时候贴上去的,至今肯定有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吧!本想把它拍下,可光线太暗,我就让它继续呆在那个灰暗的角落里。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的足球场。现在那里已经长满了杂草,那块田的主人没有时间打理了。那里至今还残留着我们深深的脚印和我们的汗水。时间真的很快,在我不经意间,我们都已奔2了。离那些纯真的岁月已经很遥远了。   哪怕记忆在脑袋里到处乱闯,可今天的心情还是灿烂不起来。回家的这几天,我确实忘记了时间,总是要问身边的人今天星期几,腊月几号。因为忙,所以头脑根本记不住时间。一天忙完了几个月里的所有事情。中午金很早又走了,他总是有事,总是有说不完的借口。我不想见到他这样,所以我变成了唠叨,我失去了最真的我。这几天我说他的话,比我平时说的话还要多几倍。我烦了,他肯定比我还烦。就在今晚,在他出去之后,叔叔带着婶子和弟弟妹妹一起出去之后,心里的空,悄然回响。伤感的思绪,漂浮在眼前。上楼顶的瞬间,我突然发觉,自己原来一直都在错,而且已经错的很深了。可我想还可以弥补。在那个瞬间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这么悲伤?我想给自己答案,可在那瞬间,我竟然想到了我这样对待弟弟,是不是错的?我唠叨他,和所有为他好的家人唠叨他一样,可我这样做是不是在害他?因为,我再逼着他走自己的路,这样他是不是也迟早会变成现在的我?当然我现在不逼他,他可能也迟早会变成现在我的样子,可起码他能像现在风流快活多几年,这样是不是为他好呢?我经过对比,我打算放弃,放弃每日唠叨,因为我也不想变成平常人。因此我放纵他,这样并不是让他自生自灭,我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我给你两年的时间,到时候我就不会再让你这样下去了。因为我时过来人,我刚刚出来的时候没有人来教我,提醒我,所以我失去了非常珍贵的四年,而我为了他好,所以我只给了他两年时间挥霍。所以,我决定了,在这一年之内,我不再像今天这样对待他了。   下午,叔叫上我陪着他一起去走走,也就是去别人家拜年。可一路上,到处静悄悄,人影都很难寻觅,我很好奇,人都到哪里去了。我想是不是因为天气冷,所以大家都躲到自己的被窝里去了。直到走了一段路程之后,我才茅塞顿开,怪不得见不到人,原来都躲在屋子里赌博。扑克、麻将到处都是。我对那个没兴趣,所以我跟认识的说几句客套话就离开了。当我到了大伯家的时候,门没有上锁,进去之后叫了也没有人回应。我很好奇,就往楼上走,在一个房间里发现了哥和嫂子在上网,可他们不是这房子里的居住者。哥告诉我他也是才刚刚到的,说他们在楼上。我往楼上在,喊了,还是没人答,上面还有一楼,我就接着走上去。可下一幕出现的场景吓了我一跳,四个17岁左右的男孩子坐在一张桌子旁打麻将。他们和我打招呼,虽然我讨厌赌,可我还是和他们聊了下,两分钟之后,我回家了。怪不得人人都再感叹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原来人人都不再过年了,而是把时间都放在了麻将桌上。在路上还遇到了一位六十来岁的大娘,跟她拜年,问她去哪里,她的回答让我失望了,原来她步伐匆匆是为了快点赶去赌。看完这里请你们自己想想。   我在大姑姑的儿子,即我哥的嘴里听到这么一句话,过年就是好了老人和孩子,老人家可以和子子孙孙团圆,而孩子就可以穿新衣服有的玩。   今晚就只剩下我和奶奶,还有那情节老套的电视剧。忘了是在什么时候看到了袁野的留言,伤感更浓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