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

暖,冷

小小的村庄,有山,满山苍翠的柏树,可爱的小鸟;有水,一条弯弯的小河缓缓流向前方;有人,一群可爱又不可爱的人。这里有个老头,他有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务工,家里修着两栋楼房,他是这两座房的守护者,他也经常出去转转,偶尔打打小牌。他是附近的老木匠,四周的人常常请他帮忙做一些东西,所以对他这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来说,在村里可算是有钱人呢!

冬天来了,村庄变成了害羞的小姑娘,总是用白白的薄纱遮住可爱的脸,房瓦也总是湿漉漉的,是大地的甘露,甜甜的。老头在房屋边上的一片地里种上了满满一地的菜:白菜大大的,一片一片的叶子抱的紧紧的,似乎在抵御冬日的寒冷,把美丽可口的味道留给将要归来的可爱人儿;豌豆菜也长得青绿青绿的,比挨着的地里的高出好一截呢,在新年即将来到的温暖的冬风中摇曳着曼妙的身姿。每当看到这一切,老头总是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早晨,老头也要睡到自然醒,看会电视再起床,有时候喝点牛奶,有时候打开天然气灶熬点稀饭,吃点泡菜。可是,今天老头起的特别的早,原来他要赶集去。背上他的小包,踉踉跄跄地就上街去了。老头来到一个卖肉的地方,大声说道:“老板,你这个肉怎么卖的?”老板答道:“老太爷,瘦的十三元一斤,肥的十二元一斤。”老头把肉七看八看,瞧好了,笑说道:“给我来瘦的,我家的那些儿子孙子都不爱吃肥的。现在的这些人啊,可不像我们那个年代,那会哪里有这么好的肉吃啊。就给我来个二十斤吧,回去就把它冻到冰箱里。”老头还是和往常一样,买好东西就回去,从来不在街上吃饭。

千盼万盼,儿子两家人可算是回来了。他们下车的时候,老头急忙忙的就迎接去了,帮着拿行李,嘴里还不断地念叨着:“走了这么久,终于回来了,哈哈哈……”然后,回到家老头盛出一碗碗稀饭:“你们在外面那里去吃我这样香的稀饭哦!”老头也陪着他们一起吃着饭,大声的摆谈着这一年他在家的那些事,似乎永远也说不完。

幸福的日子开始了。老头再也不自己做饭了。大儿媳妇可算得上善良贤惠,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什么都干。小儿媳妇却总是坐在麻将桌上。他每次吃完饭后碗都不用收拾,更不要说其他的事了,只是听戏、转路……

转眼,过年了。老头穿上大儿子家为自己买的新衣服,听说好几百呢,似乎老人家不是太喜欢,嘴里总是嘟嘟的念叨着什么。

喜庆的鞭炮声一次次不断地响起,带来了欢乐,送走了新年。大儿家想着把院坝铺成水泥的,可是小儿家的人都走完了,没人,可是他家又叫老头把院坝一起铺了。小儿媳妇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走的时候拿了一千块钱给老头:“爹,这是一千,如果要弄院坝,就拿去弄院坝,不弄的话你就当零用钱使。”“你这点钱够弄院坝吗?”老头黑着脸,呵斥道。小儿媳妇又顺着说到:“不够再给你拿,又不是不给你呀!”老头这回笑了,把钱一下子收下了。

小儿家似乎要比老大富裕点,小儿媳妇的嘴也比大儿媳妇甜多了,大儿媳妇虽不太爱说话,可是勤劳、质朴。后来,大儿家又给老头买了一个手机,老头笑了,时刻都把手机带在身上。几天又过去了,大儿和大儿媳妇都走了,临走时大儿子又给老头拿了几百块,这钱对于一个农村的老人家来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晚上,老头和两个孙女在一起吃饭,对着大儿女儿生气地说:“你爸走的时候给我拿的那点钱,像打发讨口子一样!”说完,深深地恨了一眼,这深深刺痛了女孩的心,一言不发,因为她明白爸爸妈妈的不易,只是朝外面走了去……

夜,突然安静的可怕,也看不见点点星光,冷风轻轻地吹拂着,却凌乱了她的发……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