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阅读网 - 情感·励志·哲理·好文章阅读,为生活加油 给自己打气!

我家小虎(一)

我家小虎(一)

3月21日晚上,三儿媳打电话来说:"爸,陈留为的作文参加了荆州市中小学生作文网络大赛,您要家里人帮忙投几张票。"她发来微信,把有关投票的方法告诉了我。我按她说的方法和老婆各投了一票,第二天我就出差去了。

3月23日上午该办的事都办了,我坐在宾馆的大厅里,打开手机,从"乐学宝"的网站上按编号把陈留为的作文搜索出来,题目是"《成长.梦想》,我一口气把文章看完了,感到非常惊呀,一方面我认为文章写得很不错,更主要的是他在作文中所描写的理想和为实现理想而奋斗的心理历程与我初中时代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正如老同学邓继寿给我的微信中所说的:"看了陈留为的作文,我万分高兴,他的文彩,理想和你少年时代何其相似,孙子大有可为。"奇怪的是,我学生时代爱好文学,想当作家的梦想从来没有向子女们提起过,甚至连老婆也不太清楚,更不用说孙子们了。我只隐约记得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偶尔看过陈留为写的几篇周记,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写的东西了。这是什么原因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可能是血脉相连和心灵感应的缘故吧。

这件事让我自然而然地回忆起陈留为小时候的一些往事。几天来,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就浮现出我们和他在一起生活的情景,一幕又一幕,挥之不去,真所谓"才下心头,又上眉头","剪不断,理还乱"啊。迫使我不得不提笔把这些往事记下来,虽然事小,但对我们来说却十分珍贵。

陈留为今年不足十四岁,別看他小小年纪,经历可丰富了。2002年11月7日,当地时间下午1点,陈留为在巴西最大的城市圣保罗降生了。按照所在国的习俗,出生证上要填写巴西名字,于是医生给他取了个外国名字叫"大卫"。一个多月后,大卫和他的爸爸妈妈一起乘飞机横跨大西洋和大平洋,穿越拉丁美洲和欧洲大陆,行程一万多公里,历时二十多个小时,来到了乌克兰的熬德萨,一个美丽开放、风景如画的海滨城市。

我们公司在熬德萨设有分公司,当时我和老婆,还有大儿子大儿媳以及他们的儿子潇潇都在这里。大卫的到来给我们一家又增添了新的欢乐,小家伙长得很壮实,浑身圆滾滾的,粗胳膊粗腿。摸上去又光滑又结实,抱在手里沉甸甸地,象石滾。脑袋又大又圆,两只大眼睛黑白分明,眼珠乌黑发亮,直溜溜盯着你看,一逗就笑,笑起来哈哈响过河,一不高兴就哭,哭起来震聋发聩。我说:"这家伙长得虎头虎脑,就叫他小虎吧。"从此,一家人都叫他小虎了,大卫的名字成了历史,再没有人提起过。

他来到熬德萨的时候正是冬天,经常下雪,有时候一连下好几天,如席的雪花漫天飞舞,没人打扫的地方积了一、二尺厚,气温动不动就是零下十几度。可是每天中午和晚上小虎一定要出去转几圈,如果不依他的就哭天喊地,闹得你心烦意乱。所以只要不下雨,不管外面多冷,我们都要推着儿童车,在凸凹不平的大街上行走,把潇潇和小虎带出去玩几个小时。潇潇安静得多,一出门就睡了。小虎不睡,不仅不睡,还要把罩在他头上的毯子掀开,他要看街上来来往往五颜六色的行人,他要看天空纵横乱午的雪花,他要看矗立在马路两边城堡似的欧式建筑,他要去商场买他喜欢的玩具,他要停在市中心步行街的公园里,听街头音乐家们动人的演唱……,他每天睁着一双黑葡萄般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熬德萨是一个多民族城市,建城二百多年,二战时大量的犹太人在这里避难,使不少犹太人免于战火,得以生存,所以这里犹太人居多,曾经几任市长都是犹太人,不少犹太人虽然离开了熬德萨,还经常回来看望这座曾经赋予他们生命的城市。由于开放和包容,这座美丽的城市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包括白人、黑人,黄种人、红种人,混血人等各色人种,他们当中有俄罗斯人、英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非洲人、中东人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最近几年中国人也来了。

一晃就一年了,周岁生日那天,我们按家乡的习俗,安排他"抓周"。当时桌子上摆了许多东西,如各种玩具、零食、打火机、笔、纸等等,他毫不犹豫,手一伸抓了一支笔。我们把东西重新调整后,又让他抓,他还是抓了笔,我笑着说:"别看他虎头虎脑,象个将军,长大了可能是个作家。"一年后,小虎学会了走路,他不愿意坐童车了,要自已走了。他是个一睜眼就不安分的家伙,不管在家里和外面,只要一松手就到处跑,眨眼不测。摸不得的要摸,碰不得的要碰。有一次跑到厨房,他踮着脚把一个装满碗盘的塑料盆子从灶台上搬下来,哗啦啦的十几个碗盘全部打碎了,他也惊呆了,站在原地吓得大哭,幸好没伤着人。他特别喜欢玩具,每天都嚷着要上街去买,奥特曼是他的最爱,其次是汽车、玩具枪。一进入玩具商店,他就特别兴奋,立即挣脱大人的手,一个人摇摇摆摆,东瞧瞧,西看看,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新到的奥特漫、汽车、玩具枪,就往购物车里丢,一买就是好几个。你不让他买,他就用哭来威胁。一回家,他马上把玩具包装拆开,不超过二小时,不管是哪种玩具,一定会被他拆得七零八落,拆坏了的就扔一边,再也不过问了。他经常会把一些沒有拆坏的玩具拿出来,把小小的客厅摆得满满的,脚都插不进去。如果走路不小心非得拌倒不可。那段时间,家里各种各样的玩具堆满了一个小房间。

小虎两岁那年添了妹妹芊芊,潇潇回国上学前班去了,他就搬过来跟我们住在一起了。生活照旧,每天最少出去二次,每次出去的时间更长了。饿了就吃麦当劳,每次点吃的,他点得最多,什么汉堡呀、薯条呀、鸡块呀,他都点。但只吃我们的,他点的东西是不吃的,要打包回去一个人慢慢享用。我经常故意问他:"长大了给不给爷爷奶奶买东西吃?"他十分爽快地回答:"肯定买。"我又问他:"爷爷奶奶生病了,你给不给我们请医生?"他响亮的回答:"一定请!"想了想又说:"爷爷奶奶不会生病。"说得我们哈哈大笑,开心极了。

熬德萨濒临黑海,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只有三百多米远。我们每天都去海边,尤其是夏天,不仅白天去,有时夜晚也去。清晨,我们带着他来到海边,眺望一望无垠的大海,呼吸比甘露还要清甜的空气。黑海不同于其它的海,海水墨黑墨黑的,可能就是因为黑才叫它黑海吧?黑海不同于其它的海,她很安静,象一位温婉可人的黑衣少女静静地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一轮红日照在一平如镜的海面上,泛着黑鳞鳞的波光。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从来没有看见"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佳景,也没有感受到"涛头汹汹雷山倾"的气势,更没有听见"百里雷声震"的巨响。天空永远是那么的蓝,蓝得象碧玉、象玛脑。云朵永远是那么的白,白得象雪团、象天鹅。成群的海欧时而飞上蓝天,时而停在海面上。码头边巨型货轮客轮,你来我往,不时发出呜呜呜的笛鸣声。宽阔的环海大道不分日夜,游人如织。道路两边法国梧桐高大的树冠枝叶交臂,浓陰密布。入夜,华灯初上,象繁星一样挂满枝头的大大小小的装饰灯发出五彩缤紛的光芒。

太美了!小虎从小就在这种开放、包容、如诗如画的环境中长大。好快啊,一晃5年了,到了上学前班的年令,为了不让孩子忘记母语,5岁那年,他随爸爸妈妈远涉重洋,回到了自己的祖国。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