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

清明—老人

我看见一个老人,她一瘸一拐的走着,

她身旁的宝马飞似的奔过,老人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老人的手里拎着一篮子东西,轻飘飘的银锭在正午的阳光下反着光,

老人一路不曾停歇,嘴里喃喃着去一个安静的地方。

终于,老人在一座山脚下停了下来,老人瞅了一眼宝马,抿着嘴唇一步步吃力的爬上了山,慢慢的停下来,停在了一块石碑前。

老人慢慢俯下身,从篮子里摸出打火机,点燃了一对红烛,

满山,凄凉,到处都矗立着一块块苍白的石碑;满地,绿意,到处都铺满了一丛丛盎然的野草,它们将老人包裹在小小的一席之地。

老人摆上碗筷,开始坐在地上絮絮叨叨起来;“姐啊,老了,病了,不中用了,儿女们不愿意搀扶我这把老骨头咯,指不定哪一天,我也该陪你来咯。"

老人念叨着,两行浑浊的泪潸然而下,淌过老人被岁月雕刻的脸庞,她伸出手轻轻的搽拭石碑上的灰尘,

风摇曳着红烛,烛泪滴在石碑上,老人她哭了;红烛它,也哭了。

那一刻的世界都沉静了,静的只剩下空荡荡的抽泣声,空的只剩下了老人和石碑。

我看到一个老人,她泣不成声的悲啼着;“老了,不中用了。”

曾经的温情早已不知去向何方,曾经的欢声笑语被悲哀凄凉淹没了。

回想当初——

老人蹬着三轮车,三轮车后坐着几个孩童,他们笑着、嬉闹着。

回到如今——

当初的孩童早已过上宝马雕车香满路的生活,但车上坐着的,却不是老人。

老人被遗忘了,被年轻人彻底遗忘了。

我的世界好安静,静的只能听到老人的嘤嘤哭泣声;我的世界好凄凉,凉的只剩下了老人和石碑。

烛光刺痛了我的眼睛,老人的身影刺痛了我的心。

如果,如果我们的心里尚存一丝温暖,如果我们的良心未曾泯灭,那么就把老人接回家吧!

善待老人就等于善待我们今后的自己。

清记住,每个人都会老去,都会变成年轻人的累赘,到那时,我们也会一样感伤。

我看到一个老人,她摇摇晃晃的从山上走下来,

她孤独的走着,她的心里一片孤寂,她的身后一片空白。

但是,我想看到的不是这个场景,我想看到的是——

我看到一个老人,她面带慈祥的笑容,

子女搀扶着老人缓缓地走下山坡,

老人不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站满了人,站满了所有的家庭成员,

他们笑着,相互扶持着,在清明节之际,为孤独的“人”点亮了一盏盏明亮的烛灯。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