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

爱你,是一场宿命

摒弃三千繁华,只愿在最深的红尘里,桃花酿酒,与你醉酌。在落英缤纷的花雨里,我自安然,你亦安然。于是,我错过了天地,错过了轮回,错过了你我此生的情缘。

你的使命,我的宿命

大雁孤飞,带走深秋仅剩的落叶。鸿鹄哀叹,迎来冬日的黎明。我们如同两根直线,以前重合,形影不离;如今交叉而行,便不再重合。就如同,我说对不起时,你回应着说没关系。最后刻画你下南的背影,我上北的身影。

如果说记不清你我是何时相遇,是一种愧疚;那么倘若记不得分开,或许于你于我都是一种解脱。很久、很久。你说,我们之间如糖与糖罐,你是糖罐,我就是糖罐中的糖。我永远只装你这块糖,让你在我的怀里静静的躺一辈子。我只是淡淡的一笑,因为我知道糖迟早是要离开糖罐的,糖的保质期过了便会烟消云散,糖罐也不会为了一种糖而量身订做,它毕竟是要装许多、许多的糖,而我只是他生命的过客。但还是挺庆幸,我的保质期是两年零一月。因为那样,那样,我就可以躺在你的怀里两年零一月。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担心的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那时,我容颜已暗淡、再也无法同新来的糖一样,有华丽的外表,饱满的颗粒。只是,我还想在我离去的前一刻,说一声:“谢谢你,躺在你的怀里很温暖。”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想大概你是忘不掉的。我对你说:“对不起,你的笑声戛然而止,止不住的泪水,绝望的眼神。”你的原谅,我奢求不了。糖罐失去糖以后,只是一副空的身躯,虽然随后会有其它的糖来填补,可有的空隙如同心里的烙印,烙上再也无法愈合。但不久,糖罐里面依旧装满了糖。糖罐没有对新来的糖承诺要保护她一辈子,他只是对她好。好的让她有点受不了,因为她毕竟不是原来的糖。与糖罐融为不了一体,后来的她只知道他保护她是他应尽的义务。纵然她对他有百般的挑剔,他也只是默默的忍受着。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糖一批一批的装进糖罐。有的很大,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有的太小,割的他全身是伤。最初的不适应在他劣迹斑斑的身上也成了习惯。再坚硬的糖罐也经不起时间沉淀,他没有往日的光鲜亮丽,色泽也渐变暗淡。昔日的棱角,也变得圆滑了。糖罐已劣迹斑斑,他知道不久会有新的糖罐代替他。那时,他也可以静静的躺在角落里,同她一起,看朝阳东升,夕阳西下。

你的使命,我的宿命注定只会交于一点,从此背离而行,没有终点。没有终点,只好学会放手。只是明白,恨比爱容易放下。我的笑点很高,哭点很低。而你笑点很低,哭点更低。不知道你这会是笑了还是哭了。但那都不重要了,因为我们的关系也诠释我们没关系。只是在这里,请允许我煽情一下,一下就好。

现在的你,在那个角落呢?是否安好。因为你的宿命,我的使命。当我说出对不起时,我们便已没关系。即便如此,还是想亲耳听你对我说一声“没关系”。倘若这一生一世无缘听见。也许这一生一世以后,你会为我的对不起,道一声“没关系”。

你的宿命你倾注一世,我的使命我倾尽一生。

尘的宿命

《苍梧谣·尘》:尘。落座方知土为家。谁来叹?卷走乱人寰。

我多方查考,才恍然大悟,尘抱成团可称为土,土连成片可称为地,逐成大地,成地球,又承载水,承载绿被,承载万物的生息。为此,人类真的要感谢尘,感谢它为根脚成就了世代延续,而且还将延续。

然而,尘所带来的并非都是福音,如粉尘、沙尘、烟尘,还有红尘,流入到空气、水源、物器中,或者流入到人间的那些情感里,都会让人感觉是一种麻烦,一种捣乱,一种纠结,一种困惑,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其实,尘委实也怨,它只不过是个被动的过客,不知道谁生、何来、去向,落脚一处一物不是它的愿,它多想成为土的肉身,皈附土而扬名,不想搅乱人世万物间的那些新鲜、洁纯,这都是外物过往的原因,又因风而起,随风而来。

为此,有人就去责怪土没有很好地守住尘,让它孤怜怜地分离出去,浮空流浪、孤行,再次沦落为尘,落魄凡间,让人生厌。不过也有人责怪风的,说风不厚道,太调侃,硬是将它剥离开土,还要让它无缘无故地跟着去飘泊。不管怪谁,这对尘来说,都是无奈,不可抗拒。所以,尘也有着说不出来的苦。

如果剥出尘的心来透视,它也曾想让自己的灰暗,放射出一种耀眼的色彩,在随风飞扬中来增添人间的美感,从而让自己得到一丝的慰藉,哪怕这是想像的、虚幻的、飘在空中的梦,洒落下来也会觉得很有意义。然而,这又是多么的无力,多么的不随心愿。

尘随风到处飘泊,落到那儿都不是个滋味,不是被扫来扫去的捉弄,就是被抹来抹去的清理,有些时候还得蒙受与秽物一样的羞辱、遗弃,更是不知道自己如何是好,居无定所,随人摆布,又不得不同流合污,又不得不自认薄命。

“尘成土,土成石,石成沙,沙成尘”、“尘生土,土生木,木生灰”,这一番番的轮回,没有改变它的本性,所以它索性就认定了自己的宿命,从容地怀着“任由这么着”的心态,显出一副玩得玩说的样子。本来是应当有其归宿的,有其大成的,然而被它物那么一践蹋,被风那么一参和,就给了它别样的命运。

纷纷攘攘的世俗生活,也要让尘凑上热闹,似乎不染尘不红火。让名利与红尘坐在一条板凳上,实在是对尘的亵渎。尘,根本无意于人间,即使随风,也是带着抱怨来的,空中的惆怅纯属于它的无可奈何。

古人似乎对尘也作了一些定论,而多是被视作为异物、另类,或是多余,或是敌物,或是微不足道,如,“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面对太多的不公,尘只好从不得不认命到宿命。尘的认命,其实倒是件好事,这样它就可以与世无争,与事无关,日晒、月沐、风刮、雨淋、雪冻,不反抗,也不自嘲,任由处置,听之任之,无所为去哪儿,无所为到哪儿,只认自己的孤傲、独赏。你归你心表,我归我自我。我想,这在其认命后,是足够让它心满意足了。

反串尘的意思,我倒是觉得尘的伟大,它无所为而有所为、无所不为,不管它有着怎样的身世、委屈,而它的存在且带动着人类更大的作为,产生出更多诡异的思想。灰尘不扫不倒,你得天天打扫,这样才能给你洁净亮彩和清爽舒适;沙尘不治不散,你得用心治理,这样才能给你绿水青山和蓝天白云;水土不护不保,你得着力保护,这样才能给你自然生态和生物平衡,凡此种种,尘功不可没。

爱你,是一场宿命

红尘邂逅,何须情深缘浅。相逢,便是最美的风景。那年,那月,那日,你如约而来,赴一场旧梦。只一眼,便似万年。岁月无言,相逢不语。终于明白,爱你,是一场宿命。

——题记

时间总是这样匆匆而过,无论爱或不爱,都曾珍惜。茫茫红尘,相遇总是如花开般美好,令人沉醉。有些婉约,却真的让人心生感慨。一朝相逢,一生念安。一次凝眸,注定牵念。转身红尘深处,你依旧是我生命深处不曾改变的风景。儒雅,清波空灵。

回眸,冉冉秋光留不住,满介红叶暮。翻看一页页泛黄的诗篇,找寻文字里曾经的你我。时光还在,墨香还在,你去了哪里?千帆过尽,繁华如梦,唯文字凝成永恒,在泛黄的记忆里若隐若现。一支素笔,一纸清笺,我把浅浅遇,深深藏。

陌上行走,光阴如花。情缘,在流年里旖旎。刻骨的相遇,美丽了生命,轻盈的呼吸融入太多彼此的身影。你是一缕沉香,带着深情,带着爱意,为我聚散绕指。我是一缕风响,带着相思,带着柔情,为你默默守候。花开的时候,将我的温婉,写在你的眉眼。花落的时候,将眷恋的跫音,留驻我的心城。面对变幻无穷,我怎么舍得辜负岁月对我的恩宠?

念,在每一个梦里,在每一次醒后,在每一个晨钟,在每一次暮鼓。宁愿是一阵风,刮起,你的呼吸就会在里头。宁愿是一场雨,飘落,就让你把我湿湿的拥在心头。人生无涯,我飘转,浅舞。似一道彩虹,用尽生命的美丽,只为迎来你回眸的一顾。

红尘邂逅,何须情深缘浅。相逢,便是最美的风景。记忆的梦里,梨花飞雪,留下一世苍凉。多少次凝眸,思绪凌乱在孤寂的风中。任思念扯痛麻木的神经,却不愿轻移半步,怕你看不见我的身影。终于明白,爱你,是一场宿命。因为真的爱你,不会回头。却宁愿为你付出所有,一生默默守候。

流年旖旎,你穿越唐风宋雨的旖旎与疏狂,在繁华红尘中,寻觅那一缕熟悉的情缘。香榭书阁,你行走在文字之间,墨韵清浅。清风徐来,我幽若兰香,盈立你身畔。荷韵淡淡,琴弦渺渺,潋滟一池碧水。对着无限眷恋,允我许一份真诚,书一笔诗意。低眉不语,任爱意在字里行间静静流淌。惟愿岁月静好,你我不散。

相遇的场景,如诗韵画卷,让人深深沉醉。相知相惜的深情升华成一阙阙婉约的唐诗宋词,于彼此心中深深珍藏。青山远岱,杨柳依依。暖了心,润了眼。那年,那月,那日,你如约而来,赴一场旧梦。只一眼,便似万年。岁月无言,相逢不语。虔诚为你许下心愿。惟愿你一世安暖,幸福相伴。

花若开,相惜。花若落,不弃。红尘摆渡,愿与你共醉陌上花开。繁华的梦,馨香清逸。细雨菲烟,清风佛柳。我三千青丝随风,素衣飘然,婉约芳华。轮回的岁月沧桑里,愿永远是你清波上摇曳烟尘的青花一朵。

彼岸,是谁独立池畔,赏一份清幽。是谁,携一份情深,守满园清芬。牵念,总会在某一瞬间,如决堤的海汹涌而至。遥远的你呀,总在花落的时候,为我拾取一枚沉香,装点我瑰丽的梦境。眉间,一轮明月,清辉温洒。淡淡繁华,冷了烟火流年。情思,在静谧的天籁下,若一朵蓝色的莲花,幽幽的绽放。此刻,只想,把心中的碎念,编辑成篇篇爱你的词章。留住心中的清纯,为你为我,在红尘深处苦苦跋涉的艰辛。

期许,珍惜一份绵绵的知遇,在文字里与你默默相守,安然静好。若时光允许,此后的岁月,让我们守着温暖,守着美丽,守着浪漫,淡淡走过每一个平凡的烟火。墨染的心思,在锦瑟流年里浅吟低唱。素雅的相遇,若一抹醉心的柔媚,旖旎舒畅,暗香盈秀。

迎清风,放飞灵犀的情怀。让屡屡情思,在岁月的枝头轻轻地摇唱。在雨夜,倾听雨落清泉的声音。轻嗅白荷,幽幽馨香,感悟尘世里繁华与悲凉,珍惜指尖流逝的时光。彼岸,一曲悠远的歌谣,是你的吟唱吗?为何,犹如一弦清音呢喃了我的思念。

光阴若水潺潺,静静地流逝。轻倚轩窗,细数过往的流年。有悲欢,有喜乐,也有微笑。彼岸,谁的浅笑,眸含秋水,痴迷思念沉香。此岸,谁的等待,望穿秋水,亦无怨无悔。终难忘,前世的缘,即使是红尘中匆匆的遇见。鹤逸,清岚,若那份真情。于风中,溢满了温暖,飘逸着暗香。

早已习惯,倾听你的细语,温暖我的心弦。一抹淡淡的余晖,是霞的衣裳。若梦幻般,浅笑了你我的容颜。缘分的天空,让你我相识相知又相恋。喜欢,在如水的年华里轻轻吟唱着一行行词律的文字。穿过唐时的风,越过宋时的雨,与你邂逅在水墨般的江南。从此,天涯相依!

风飞过的瞬间,我闻到了花香的味道。不知是我的墨香,还是你的馨香,在我的城里城外蔓延成一阙清韵,让我执迷不悟。知道吗?那些孤寂游历于唐诗宋词的惬意,那些默默执着于素笺墨香的渲染,那些如风铃般在眼角眉梢的呓语,都是我对你轻轻的呼唤。此生,不负你。摒弃三千繁华,只愿在最深的红尘里,桃花酿酒,与你醉酌。在落英缤纷的花雨里,我自安然,你亦安然。

遇见,是一场宿命的邀约

曾无数次在记忆中追寻你的身影,曾无数次在熟悉的场景中寻找你的气息,众多的思绪在身边回荡,于是又梦回到了那年。。。。。

夏日的微风依旧无休止的在吹,当微风吹过略带汗渍的脸颊.忽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亲切感辗转反侧.夏日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初次与你相见的时间、地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见钟情,第一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次见面就给了你我的电话。

那时我知道我已经喜欢上了你,却不并不知道在那一刻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期间,我们就这样一直以短信保持着联系,早上谁起得早就给对方发信息。

不久后我们相爱了,在那个秋天,我们走到了一起,之后的日子,我们整天形影不离,彼此都不愿意分开片刻,被暖暖的幸福包围着。全身的细胞因你到来在欢快的起舞,带来了温暖、带来了幸福、带来了所有一切我想要的、你能给的。

当初的感觉是那么幸福、甜蜜,总以为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永远。

总以为,昙花般的爱情不会降临在你我身上,总以为,彼此许下的承诺可以长伴此生。

可是,最后的结局。你依旧走出了我的世界,曾带给我的温暖与幸福都在那个充满活力与生机的秋天一同磨灭。曾带我上谷顶的是你,如今将我推向谷底的也是你。

记忆,也只能靠那些残碎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来拼凑。

清晰的记得,那时我跟妈妈来你家的场景,你跟你朋友开着车来接我们,一路上我们都有着聊不完的事,回到家里我们就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谁也不想放手,深情的吻着对方,完会忘了我妈妈的存在。那时真的感觉被幸福包围着,那种感觉真的好好,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下去。

彼此曾说的天荒地老萦绕在耳边,你给的承诺、我许的誓言,从未忘记,可那些只是曾经。过去的终究还是过去了,留下了一段无法忘记的记忆。

当初,对于曾经也有过抱怨。为何。。为何当初没有竭尽全力的去挽留。或许,是我过于平凡、过于懦弱,虽然彼此毫无保留的付出,可还是没能抓紧你带来的幸福。

时光在墓地边流淌、记忆在岁月中消磨,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年了,你还记不记得那些曾经、那些只属于我们的曾经穑?

当一个人在看着天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或许只是寂寞、或许是在找曾经的那种感觉。

每次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只能看到那一大片一大片如水的蓝,蓝到了极致成了那永远抹不掉的忧郁,寂寞,想起你陪我一起坐在房顶上看满天的繁星,聆听着我的唠叨,想起你。

前世情今生怨

前世的情,今世的怨,开一朵妩媚,结一次清殇,总是不语,为你静守,谁种下的思念换我三生无奈,深深的叹息吹散落花纷飞,凝脂咽愁,天涯留痕,我为谁悲欢?谁为我驻足?俗世的风尘卷起尘埃万千,凄冷的心弦任流光踏碎,烛影摇红的夜我依然独守,素手难抚遇见的相思,只为你唱一曲离歌的别序,月下凝眸,孤烟枕风,望穿风月,难忘那一世的相逢。红尘深处一帘迷惘,瑶袖如水舞尽薄凉,行走的寂寥锁住芳华,注定的初见刻骨刻魂,眉间的朱砂为谁凝血?空负的年华为谁纠结?胭脂泪,缘如水,梦里梦外痴情恨,半世情,一地凉,水月镜花谁忘情。

心,一碰就疼,泪,一颗就碎,安静的夜我无法入眠,飞乱的思绪缠绕我的心结,为谁固守的爱幻灭,为谁打开的情滴血,一直坚信你是我的所有,一直错过所有的缘分,只为与你一生厮守,看桃花开落,结三世情缘无悔,奈何天意弄人,宿命难违,你我终是擦身而过,尘客匆匆,两眸相对的刹那一滴泪滑落,转身,默语,你可知我此时的心撕裂,失魄的魂消弱,红尘,我为谁而来?又为谁而去?天地苍茫,烟雨轻狂,独留下一片伤心,一片痴心,一场荒凉,一场悲凉。

一缕寒风寄清愁,一颗素心奈何囚,冷漠红尘,孤身瘦影,守一夜的青灯,落一庭院的萧瑟,三更过尽,浮生梦里,你是否为我弹断那一根相思的弦?寂寞红颜,青丝难挽,蹉跎的岁月我还能停留多久?一笔春秋,两笔风月,这一世的牵肠我如何落笔?繁花开处,残香犹尽,人生,终究是一场宿命与因果的交换,韶华白首,空等一人,聚散匆匆,人影何去。。。。。

心孤寂,人孤寂,风孤寂,云孤寂,一路行走,一路怅望,几多往事过影如烟,一路颠簸,一路回首,几番风月何去何从,对天长叹,奈何泪欺,人间如梦,笑谁痴狂,红尘一数零碎柔肠,千般心意刻成荒碑,今生,我一人独守,我一人承受,我一人漂泊,我一人魂断。

一片飞花如烟迷醉,一次红尘如梦迷幻,人间,我在痴情的烟火里重生,只是世事沉浮,情缘难料,一场宿世缘劫颠覆六世痴狂,红尘欲海,我在执着里漂泊,一次倾心痴付空守沧海桑田,天地苍茫,我在寂寞里纠结,奈何,多情一眸为谁笑,空惹相思添恨长,此生,你我的相遇终是一个神话,种下的情丝换不回你前世的缠绵,流下的泪雨洗不尽我悲伤的记忆,薄命的缘,无情的意,在一朵花的时间里绽放凋落,从此,三千清愁铺成三千落红,瓣瓣心伤,点点残血,度一世凄凉。

思念在夜里流泪,回忆在枕边辜负,情伤路口,多少琉璃梦转身成烟雾,瞬间消逝,在曲折的时光里,一生的年华黯然褪色。今生的情,穿透心魂,寂寞红尘,只是一刹那的付出,便彻底迷失,从此,泪湮灭了双眸,念漫长了黑夜。曾经以为,只要守一座城,你便会归来,曾经以为,剪青丝三千,等你来续缘,后来,城墙倒塌,人却天涯,后来,青丝泛雪,音信皆无,于是,我错过了天地,错过了轮回,错过了你我此生的情缘。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