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

【仲夏夜之梦】仲夏夜,时光准备的礼物

上完晚课走出教学楼九点多了,白日的喧嚣炎热已不见踪影。尽管天色已晚,有课业未温习,还要早些休息,可我还是不忍走得太匆忙,恐搅扰了这难得的仲夏夜的清谧安然,只是独自漫步。学业繁杂、人事庸扰、酷热烦躁,此时都暂可抛却一旁了。

刚下过一阵下雨的缘故,地面有些湿,空气里水汽氤氲。偶尔几滴雨水滴落在手臂脸颊,清清凉凉。道旁伫立的草木,褪去了满身尘埃与疲惫,清朗安宁的模样,是如此动人心弦,夜色里,它们的欢欣脉脉流动。情不自禁的,我放慢了脚步。路灯的光朦朦胧胧,疏影绰约坚,传递着无人能懂的言语。轻浅的谈笑声,断断续续,从近旁的操场上传来,三三两两的学生,或老或少的附近居民,静坐、散步、闲聊的身影在夜色里隐隐约约。远方,一片黑暗之中,灯火零星,似暗夜闪亮的眼眸,似天幕坠落的星辰,似沧海鲛人的泪珠。

相比白昼,我总更喜欢夜,特别是仲夏的夜。阑珊灯火、微凉晚风、闲谈散步、星辰明月,所有那些仲夏夜色里的清浅美好,都被时光捡拾,安藏在了回忆,未曾遗忘。小心穿行于回忆之中,时光辗转后,安藏其中的的无数个仲夏夜愈发美丽。

记忆里的孩童时期,仲夏夜是温柔而神秘的。晚饭前后、天将黑未黑时,暮色似轻纱笼罩四野,铺着黛瓦的屋顶青烟袅袅那时常托腮静静坐在院里的石阶上发呆天南地北的遐想,最是欢悦松闲之时。另一片遥远的大地是黎明了吧,太阳此落彼升太辛苦了。又过了一天,数数离放假过年还有多久。梁间的燕子叽叽喳喳陆续回巢,是不是正聊着今日路途的见闻,它们都飞过了些什么地方呢?知了和草丛里不知名的虫子歌声嘹亮悠扬,奏着合奏曲,它们不知疲倦么,是不是也很喜欢这夜?今晚梦中,去看看织女怎样织晚霞,月宫里的吴刚是不是还在不停地砍桂树?天南地北的自在遐想中,夜已过半,繁星缀满天空,像是镶嵌的钻石。如果坐飞机在云层里飞行,星星从眼前飞过,那是多么近啊!满天繁星,若能摘下几颗缀在裙子上,一定很美?

直到天已全黑,那些疑问遐想多半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可又有什么要紧的。不管白日多少忙碌、失落、不安,都在这仲夏夜色的温柔抚慰下,轻轻悄悄的结束了。

后来,无奈从乡村搬到了城市,上了中学,学业繁重。每每盼着下晚自习,乘坐拥挤的末班公交回家。尽量选择靠窗些的位置,凝视着窗外不断变化的风景直至下车,时光仿佛愈流愈缓静止不动了。仲夏夜色里的城市,褪去了浮躁喧嚣、纷繁矫饰,诚挚而明朗。

疏散的路灯、瘦弱挺拔的绿树,一一被抛在车后。高楼冷硬的轮廓隐在黑暗之中,零星的窗口仍亮着,透出浅浅的暖色调。或许是在等未归的人,或许是未能成眠,或许是在欣赏夜景。街道没了昼间的熙攘,几个未关的店面、偶然驶过的车辆、下了公交步伐匆匆的学生,一会儿便隐在了侧旁的小巷。

夜阑人静,晚风清凉,下了车,不行几分钟便到家了。洗漱完后熄了灯,入睡前,那些潜伏的忧伤惶惑、烦恼疲惫,此刻都安然面对,不必再苛求了。与夜倾吐衷肠,它会是真诚忠实的倾听者,共同分担的挚友。最后,默默在心底道声晚安,轻松地沉入睡梦。

今晚,亦远亦近的路程也已接近尾声了,站在宿舍楼铁门前,回首凝眸,心绪空蒙。一直对仲夏夜怀着难言的眷恋,提及,总会想起那些关于远方的期待和美好的梦。

我相信,仲夏夜是时光准备的礼物,惊艳了岁月,陪伴着,未来漫长的路途。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