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

三月五日

想起去年冬天,在蛋糕店上班的时候,做一休一的制度让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原来以为可以怎么玩,怎么嗨。可是真的闲下来了,不想玩,不想嗨,因为很想你。 那次,你经过上海。我正好那天上班,听说你已到这里的消息,整个人都魂不守舍。就是呆呆的看着手机,翻看着只有你背影的照片。朋友们跟我聊天,我嗯嗯的答应着。我靠着吧台,捧着手机,眼神呆滞,心里却翻天覆地的想着,过几个小时就要见到你了,你是不是变了番模样?又该以怎样的心情见你呢?越想越紧张,手机一下没抓稳,摔了。屏幕摔了裂纹,同事都惊讶的看着我,我只是淡淡的捡起了手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见到你了。

可是,我下班的时候,才得知,你没在那里等我。我坐在街头,看着深夜的马路,来回穿梭的车辆,暖橘色的路灯映衬着黛绿色的树,一种深夜孤独的美。 突然,冒出来个念头。如果你住宾馆,我想我知道你在哪儿。然后,一扇门一扇门的敲开,一个宾馆接一个宾馆的寻,你会不会,裹着浴巾,头发滴着水的闪现在我面前?你是不是会紧紧的抱着我,和以前一样。

只是,那只是我一个疯狂的想法而已。我没有勇气,我怕。我怕,你一开门看到是我,开口说一句,你来干嘛!我怕,门后还有其她人 。而她,比我美。 那天,坐在午夜街头的长椅上泪流满面,哭的行人侧目。更是有个男孩子,坐在我旁边给我递着纸巾,他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更是模糊不清。只记得,一张又一张纸被一只白净纤长的手送到我面前。 如想象中,第二天还是没见到你。只是听说你又走了,我实在控制不住,给你打了个电话,但,你并不知道是我。再鼓足勇气再打,写好一肚子草稿时。你把我拉黑了。噢,原来你知道是我。恩,拉黑了好。起码,再怎么发疯,都不会真正的影响到你。 那天突然明白,我就是个笑话。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