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阅读网

不想冷战

记得2004年十月在洛阳打工,有一天晚饭后,与几个工友漫步在金谷园路。途中忽然见到一年轻的姑娘说了声:“啊!亲爱的!”之后就像孩子扑向妈妈的怀报一样,扑向了爱人的怀抱。她的爱人抱起她转了一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才是现实版的。)走过多远我才小声地对工友很羡慕的说:“看看人家俩多亲密!多幸福!”工友告诉我说:“不要只看到他们亲热的时候,许多时候亲热都是做出来的给人看的,他们也有冷战的时候。人们却很难看到。”听了这话,我无语了好长时间。

是的,就像人们只欣赏花盛开的时光,却不去想盛开之前经历多少的风霜苦痛!人们只喜欢看那美丽的新娘,而不去管那新娘以后是否会落泪。还是列夫托尔斯泰说的那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又各有其不幸”。

也曾羡慕携手漫步在花前月下的一对对情侣;也曾见过草地上相拥长吻的恋人;也曾见过绵绵细雨中共撑一把雨伞的有说有笑的夫妻;但是我也见过在街上厮打一团的两口,也见过男人发疯似地对着曾经深爱的女人又是抡拳,又是脚踹。那时节无由的对那挨打的女人产生一种怜悯之情,对那男人有鄙夷的很。同时也以此为镜,不断告诫自己什么时候都不要向这样的人学习。要好好的用心爱自己的妻子。

也曾听别人说过一家的事情:我更同情那女的。男人为什会花心?为什么有了钱就变坏?是男人的本性嘛?为什么不能天天都像婚前那样为对方着想,多去为爱付出更多呢?

这些天,又因为一些事情与妻子开始了冷战。原因还是因为我,前些天组里一个曾与我们在一块儿打工的长辈的女儿出嫁,我没有与妻子商量又去了。为此,妻子埋怨我不把她当回事。那之前我明知妻子是不愿掺那事的,但是我有自己的想法。说实话,村里谁家的红白喜事我几乎没有掺过,因为都有父母去应酬这事。虽然也想去,但妻子不愿意。就连本家族的的事情妻子也不想让我去。妹妹也劝我说:“只要她不生气,就听她的吧。”我听了妹妹的话也听了妻子的话。渐渐地我觉得,我不能再听妻子的话了。

看看别人有什么事热热闹闹的,如果自己长期这样下去,轮到自己有什么事,一定会是冷冷清清的。“不行春风,难得秋雨”。我不想去巴结或者讨好某人,但是正常的来往如果也不能够。那样活着也真没意思。不知为什么妻子就是不能理解这些?按妻子的意思,自己本家的事情都不来往,亲情都可以不顾,真不敢想象。在妻子眼里,也许只有她自家的事她才会关心,才值得关心。之外的任何人的事好像都不该去搀和。有时候真的觉得妻子有些不可理喻。我没有别的嗜好,只有一点:好买书。我买本书她要和我生气,说我乱花钱,为了不让她看见就生气,就与我冷战,我不得不尽量去躲着她,好像做贼似的。

我也知道妻子是个很勤俭的人,因为我没能力挣更多的钱,因而也让妻子不能随心所欲的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她自己也省吃俭用的,平时一天也不想歇歇。她这样做也都是为了这个家。但是我做什么事情也都是为了这个家,别人有事我歇去帮了他或她,少挣了一天工钱。但轮到自己有事时,别人也会帮自己。钱不是重要的,人与人之间的情谊才是最重要的,有多少情谊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人与人之间的来往,女人可以不考虑那么多,男人却不可以不考虑,不去顾及。人都是靠着一定的关系活的,独木难支!一个家庭如果什么事都让女人做主,男人真的活得很累。

人生何其短,短暂的人生里,夫妻之间不该有那么多的冷战,我也不想冷战。但是我就是不明白妻子为什么就不能多理解我一些,多懂得一些做人的道理。不知冷战何时结束?虽然我也不想冷战,但是每次冷战后,我都不会主动去为此做些什么。做个男人应该大度些,我也知道这道理。但是多数时候却是自讨没趣。

我该怎么去做?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着妻子,还是妻子改变着我?我不想做她手中的被她任意牵扯的风筝。“爱我,就该给我一片自己的天空,爱我就该给我多一些理解的清泉。”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好文阅读网 版权所有